反軍人干政

1990年5月2日媒體傳出李登輝總統可能提名國防部長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,引發社會一片嘩然。當晚即有臺大大新社成員前往中正廟(中正紀念堂)抗議郝柏村的任命案。隨即,在「全國學生聯盟」號召下,群眾開始集結於中正廟,但聲勢始終無法擴大,因此全學聯決議採取非暴力行動原則,除靜坐抗議外,另組「小蜜蜂」特攻隊,以「噴漆」方式宣傳理念與訴求。行動持續到12日,全學聯決定以「遍地烽火」模式在各區域展開520遊行,提出「打倒軍人統治、反對個人獨裁」、「重視弱勢團體、實踐社會正義」、「反對國是會議淪為御前會議」、「520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」等訴求,要求李登輝總統撤銷郝柏村的任命案。

5月17日教授與文化界組成「知識界反軍人干政聯盟」於省立博物館(現臺灣博物館)靜坐抗議,聲援學生反軍人干政行動。就在李登輝總統20日宣示就職這天,全學聯與社運團體發起「全民反軍人干政大遊行」,然而國民黨中常會仍舊通過郝的提名案。因此「反軍人干政聯盟」隨即將焦點轉向立法院的同意權,在院外集結抗議並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,但仍舊無法阻擋立法院通過任命案。

獨臺會案

1991年5月9日,法務部調查局幹員分批行動,強行進入清華大學男生宿舍,帶走研究生廖偉程,逮捕文史工作者陳正然、社運人士王秀惠與傳道士林銀福,這四人被指稱接受旅居日本的臺獨人士史明資助,在臺灣發展「獨立臺灣會」(簡稱獨臺會)組織。由於廖偉程是學生,卻被調查局幹員強行進入校園逮人,踐踏大學的獨立自治,引起極大的反彈,更遑論他僅只是閱讀了史明的著作、為了研究目的,去了一趟日本與史明進行訪談,就遭到檢警單位決定依《刑法》第一百條與《懲治叛亂條例》第二條第一項(俗稱二條一),求處「唯一死刑」。

廖偉程被帶走後,5月9日上午,清華學生隨即在校園展開靜坐、演說、張貼海報,成立「廖偉程後援會」,前往新聞局、立法院、臺北市調查處進行遊行示威抗議。不久,「全學聯」與臺大學生開始進行動員,結合學界與文化界展開抗爭行動。

12日,數十名學生前往中正廟進行抗爭,幾十名教授到場聲援,但當晚即遭到警方強制驅離,學生與教授被以棍棒毆打成傷,激起更大的反彈聲浪。清大學生代表隨即於13日發表聲明,宣佈全面罷課,清大教授也提出「學術自由、思想無罪」聲援罷課行動,一時之間,各大學罷課聲浪四起,中南部大專院校學生也開始集結北上聲援。在15日這天,由清大「廖偉程後援會」、「全學聯」與其他社運團體等約千人攜帶睡袋、抗議布條、樂器、音響設備等進佔臺北車站,提出「廢除叛亂惡法、要求釋放無辜、反對政治迫害、尊重學術自由」等四大訴求,準備進行長期抗爭。17日,立法院三讀通過廢除《懲治叛亂條例》,廖偉程等人獲得交保釋放,並前往臺北車站,向所有聲援的群眾致謝。20日,由「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」發起「反白色恐怖及政治迫害」大遊行,佔領車站的學生也加入了抗爭遊行,結束為期六天的佔領行動。與《懲治叛亂條例》有關的《檢肅匪諜條例》也在24日被廢除。但《刑法》第一百條仍然箝制著言論與思想自由,成為下一個運動所要抗爭的目標。

「反閱兵、廢惡法」運動

當臺獨人士郭倍宏與李應元相繼被以《刑法》第一百條逮捕後,眾多知識份子開始醞釀掀起「《刑法》第一百條廢除運動」,於9月21日成立「一〇〇行動聯盟」,宣佈「反閱兵、廢惡法」兩階段行動聲明,以「和平施壓、主動出擊」為方針,透過舉辦公聽會、演講、連署等方式施壓,並預計於國慶日當天干擾閱兵進行。為此,「一〇〇行動聯盟」特地在10月6日進行「愛與非暴力」的組織演練,模擬一切被警方驅離的可能情況。「反閱兵行動」引來國民黨政府高度的緊張,透過中央日報直指「一〇〇行動聯盟圖以反閱兵作政治勒索 手段卑劣」,並下標評註「與全民為敵者 必遭唾棄」。8日「一〇〇行動聯盟」前往閱兵觀禮臺前演練「愛與非暴力」抗爭,遭到大批憲警以盾牌、長棍毆打,爆發流血衝突,並遭強力水柱鎮壓後,轉往鄰近臺大醫院基礎醫學大樓前集合靜坐,國民黨政府派遣大批軍警將周遭團團圍住。一直到10日清晨,眼看閱兵典禮即將展開,警方以靜坐群眾違反「集會遊行法」展開驅離行動,將手勾手躺在地板上抗爭的教授、學生扛上警備車,載到不同的地方丟包。

10月10日,國慶典禮雖未受到此次行動而耽擱,但該次閱兵卻成為中華民國最後一次的「軍事閱兵」。「一〇〇行動聯盟」並未因此次反閱兵行動失敗而停止,仍持續宣揚廢除《刑法》第一百條的理念。1992年的5月1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《刑法》第一百條修正案,刪除陰謀叛亂罪處分,過去被逮捕的政治犯被釋放,「獨臺會案」發還更審,廖偉程等人最後於7月27日改判無罪。

(撰文=陳威廷)